两法如卿

近期沉迷孙唐;RF;詹美;Thilbo;西皮洁癖不逆西皮;三分钟热度;坑王;欢迎勾搭hhh!

【授权翻译】【詹美】Pieces Of You

分级:NC-17

BY:CaptainTarthister,LuxEvergreen,SeleneU


(嗷嗷嗷!我终于要到授权了!喜大普奔!!qaq)

剧情简介:詹姆与布蕾妮在大学相遇,甜蜜蜜的相爱了,然而因为一场误会,两人分离十五年。后来再次相遇,克服一系列的心理障碍最终又在一起了。

备注:

1.后期很有可能会弃坑(不过催一催还是有可能会继续更的QAQ)因为全篇很长,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

2.我是冲着第三章翻译的这篇文章,第三章主要描述了两人的大学生活,如何相遇相知相爱,甜的我不能自己,我想让大家都能感受到两人甜甜的爱情生活QAQ后面还有激烈的不可描述的场景XDDDD

3.不定期更新(因为从第三章开始每章都变得巨长无比…)

4.后期剧情抓马狗血,但是挺好玩的

5.无BETA,翻译水平十分一般TAT


第一章:


(A03配图)


布蕾妮看向墙上的钟,考虑到这时是下午两点四十五,还有十五分钟她的学生就会到她的讲台前,在暑假正式开始前上交他们的期末试卷。


他们并不是唯一渴望漫长等待而来的假期的人。布蕾妮精疲力竭了,自从她八年前成为了君临大学的文学教授,她就全身心的投入教学之中——她无微不至的准备她所有的课程计划、为了她的学生不在她下午的课程中打瞌睡而寻找各种方法。


布蕾妮再次看向时钟,时间到了。


“好了每个人,请把你们的笔放下,并将试卷交到我的讲台上。”有些学生开始发出抗议的牢骚声并咕哝着“不!”和“我需要更多时间!”的声音,布蕾妮可同情他们了,但是她不得不严厉点——她知道如果她软下心肠给他们更多时间的话,这会成为一项恼人的先例。


学生们互相碰撞着彼此,试卷被粗鲁地扔到了她的讲台上,他们急切地想要逃离这枯燥无味的室内,好去享受温暖的夏日的光芒落在他们的皮肤上。布蕾妮叹了叹气,她知道在她能好好享受假期前得先花好几天去批改试卷。


布蕾妮抬头刚好看到她的最后一位学生上交他的试卷。瑞肯 史塔克,她的朋友兼导师凯瑟琳 史塔克的儿子,他还是五兄妹中最害羞的那位。在瑞肯三岁时布蕾妮就认识他了,但他依旧无法双目正视她。“谢谢你,瑞克。”她说道,并朝他微笑着,“这个暑假有什么精彩的计划吗?”


“不,还没有。”他嘟囔着,“就是看看书,还有你知道的……吉他训练。”布蕾妮点点头,她知道瑞肯这位最年轻的史塔克家族一员的音乐天赋,她有种直觉——这会让他在他的兄妹里占上风。他是一位有天赋的音乐家,而且他还在尽他所能挤出额外的几个小时来训练。


“我大概会在下星期见到你。”布蕾妮告诉他,“你母亲邀请我到你们的暑期启动烧烤会*(summer kick-off barbecue)上。”瑞肯点了点头,在走向门口时给了她一个腼腆的笑容。突然,他转过身来。他猛地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哦,教授。我差点忘记告诉你……”布蕾妮笑了起来,“瑞肯,你可以叫我"布蕾妮",我们不在课堂上呢。”瑞肯的脸开始变红,“啊,对。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之前忘记告诉你了,我在失联墙上看到了你的名字。”


布蕾妮变得疑惑起来:“什么玩意?”她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失联”,而且该死的为什么她的名字会在那上面。瑞肯用仿佛她长了两个脑袋的眼神看着她,“你不知道地铁里的失联墙?”他摇了摇头,“每个人都知道这个。”


布蕾妮无言地注视着他。时间在瑞肯清了清他的喉咙前溜走了一刻:“这是一面在维桑尼亚丘陵站的墙,人们会把他们想要重新联系上的人的讯息贴在上面。你懂的,像两位很久时间没有相见的朋友?或者是想要寻找他们孩子的父母?还有那些消失在……”瑞肯再次清了清喉咙,“总之,我当时在等地铁,然后开始读着那些讯息,结果我就看到了你的名字。尽管那个人是叫的你另外一个名字,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没意识到那是你。”


布蕾妮更加困惑了:“我完全不知道谁会来找我。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住在君临城。我的父亲……”布蕾妮努力吞咽下依旧哽在她内心的痛楚,“也许那根本不是我?”


瑞肯固执地摇了摇头:“不,那就是你。那条讯息写着"布蕾妮 塔斯",等等…我拍了照片。”瑞肯掏出他的手机,花了几秒钟翻找了一下,“在这,看到了吗?这里还有一串电话号码。”


布蕾妮低头看着瑞肯的手机里的照片,猛地一下子她感觉身边一切都朝她倾来,接着化作她耳中一阵钝钝的响声。她感觉到她的心脏开始在极速跳动,她能听见瑞肯呼唤她的名字,询问她是否还好,但是听起来他像是在几里之外和她说这话。她再次读了一遍那条讯息。


“蓝眼睛…”


“记得野狼餐馆吗?”


“我永远不会忘记…”


“…十五年了…”


“我需要找到你。”


“布蕾妮…”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会发生的。不能再一次…布蕾妮认为她已经将詹姆兰尼斯特从她的生活中驱逐出去了。但是现在,这儿有他的话,写在一张纸上,被草率地用胶带粘在地铁站墙上,呼唤着她的名字。


恳求着。


泪水夺眶而出,刺痛了她的双眼。她能察觉到瑞肯正好奇地盯着她。为什么詹姆在找她?在十多年后他还想索取什么?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要在她终于能没有他能好好继续生活之时?


布蕾妮重重的吞咽着,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绝对不可能自己去拨打那张纸上的号码。她记得那些在他离开后根本无法忍受的痛苦。那漫长的日子里,在她的公寓中孑然一身,一无所有。她思念他太过真切以至于无法继续她的生活…无法专注于一个没有他的未来。


他的来电,一开始很持久坚决,充满了那么多的承诺,到了后来却越来越少,直到他们最终放弃在一起,一路上撕扯着她的内心里还存留着的一切……


如今,她绝对不可能再去忍受那样的疼痛。这一次绝不会。


绝不会再一次。



TBC

评论(10)
热度(31)

© 两法如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