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法如卿

RF;詹美;Thilbo;孙唐;西皮洁癖不逆西皮;三分钟热度;坑王;欢迎勾搭hhh!

【已授权翻译】Pieces Of You 第三章(下)

我终于!翻完!第三章了!啊啊啊(欢呼雀跃(众:没志向!

可以弃坑了!!!!(葛优瘫(喂喂喂

开学后真的有点忙,也就只有周五周末有空更了QAQ虽然速度提了上去但是我觉得这一更质量有点捉急,很抱歉没能如愿把最棒的版本呈现出来给大家OTZ(内心好崩溃,中文水平太有限了……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

希望你们能好好享用两只蠢蠢的年少的詹美~!

(接下来大概只能在国庆期间更新了吧…..?如果我没记错第四章好像有不可描述的画面呢XDDDDD

 

 

**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碧空澄净的早晨,布蕾妮被刺目的阳光亮醒了,她缩了缩,翻身躲开。詹姆呻吟着,一边凑到墙边一边蜷缩成一个不成形的球状。仿佛好像只有让她的手臂落到他的腰上这件事是天经地义的。由于他们两个都处在半梦半醒之间,所以没有一个人发现什么不对。

 

布蕾妮在半小时后醒了过来,在她刚想仰躺着的时候,她感受到了一个沉重又坚硬的东西依偎在她身后。昏昏欲睡之中,她扭过头去,结果发现了詹姆平和的睡颜。这真是操蛋的不公平,就算他的头发乱糟糟的向四周竖起、大声地打着呼噜,他看起来还是这么无与伦比的俊俏。就在布蕾妮收回眼神并想翻动身子时,她才发现一些窘迫的情况。一,她的膀胱快爆了。其次,詹姆像个考拉宝宝似的紧紧扒着她。第三,除了把他弄醒外她根本没有其他方法起身。


“詹姆。”她低语,脸红彤彤的。布蕾妮开始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腰上挪开。


“唔唔唔,妞儿。”詹姆蹭着她的耳朵,并且把自己的腿甩到了她的大腿上。布蕾妮的眼睛猛地睁开了,因为她感受到某个温热、硬邦邦的东西撞到了她的臀部,“睡嘛。”


“詹姆。”这次她的嗓音听上去很紧急,她不再温柔地摇晃他了,“放开。”


“但是你好温暖。”他嗅着,“而且也很好闻。”


“你勃起了,你这个变态。”她嘶嘶地说。


他的眼睛猛地睁开了。起初他还皱着眉头,接着他自上而下涨红了脸,“抱歉,但是这只是一次晨勃。绝对跟你没关系,妞儿。”


“我知道。”她扇了一下他那固执的手臂,“放开我,我要去尿尿!”


詹姆放声大笑,在布蕾妮冲出厕所前滚开了。她甩开大门,被出现在走廊上的人惊了一惊。她一边小跑一边保佑自己的膀胱一定要撑住啊。此时一些细细碎碎的低语和嘟囔声响起,目光射向了詹姆房间里蜷缩的那一团。


布蕾妮呻吟着发现了一间无人的小隔间,立马把自己按在了马桶上。天啊,她昨晚难道真的喝了那么多能憋成这样?在回去的路上,她无视了那些男生和他们的女朋友投来的好奇的目光。看来她洗脸用的冷水一点也没抑制住她滚烫的脸颊。


她能感受到那些目光追随着她回到詹姆房间内,布蕾妮尽其所能地压低自己,并自顾自咒骂着。在她进门时,握着詹姆门把的手还在颤抖着。


布蕾妮在与一位有史以来她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四目交接时定在了原地。


是的,她的绿眼睛带着血丝,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和病恹恹,而且她还有些站不稳。但是没有一点可以削弱她那精致的如同完美雕刻似的面孔。她那光彩夺人、如丝绸般的金色波浪稍显凌乱的洒在她的肩头,但是它们也可以被称之为凌乱美。在目光落及布蕾妮时,她的眼睛睁大着,随即又眯了起来。


布蕾妮看见那女人脸上的惊讶转瞬即逝成了探究,接着成了厌恶,与此同时,她那红宝石般的嘴唇扭成一个讥笑。怎么会有这么像詹姆的人用这么讨人厌的眼神盯着她啊?


“这就是你把我赶走的原因吗,弟弟?”她说道,并且给了布蕾妮一个缓缓的打量性的眼神,用此显示她的轻蔑。她对布蕾妮那乱蓬蓬的、粗糙的稻草金的短发、雀斑、鼻梁歪斜的大鼻子苦着脸。尽管詹姆的姐姐并不高,但她以一种皇家的姿态端站在那儿,而且她毋庸置疑的令布蕾妮感到又渺小又微不足道,仿佛地上的蝼蚁一般。


她带着鄙夷的神色转向詹姆并摇摇头:”啧啧,啧啧,父亲不会高兴你操这种次等生物的。“


在她的话的本意潜入布蕾妮脑中时,詹姆警告性地看了一眼他姐姐:“她的名字是布蕾妮。布蕾妮,这个迷人的、举止文雅的生物是我的姐姐,瑟曦兰尼斯特。“


“是双胞胎姐姐。所以….它还有名字。”瑟曦再次对布蕾妮讥笑,“告诉我,你操我弟弟多久了?”


“瑟曦。”詹姆警告道。他站在了她与布蕾妮之间,而后者惊讶的张着嘴。他把手放在了他姐姐的肩上,催促她走向门口,“我晚点再和你聊,但不是现在,行吗?离开就好了。”


“随便你,詹姆。我知道在你心里我排的有多靠后。”瑟曦呵斥着甩开了他的手。她瞪着布蕾妮,然后将身后的门甩上,令家具都震了三震。


 

**


詹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布蕾妮此时恢复了过来,她询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必关心这些事,妞儿。我姐就是这么戏剧化。”他转向她。他的金发乱糟糟的,而且他该剃剃胡子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就算他穿着皱巴巴的T恤和方格子睡裤,詹姆看上去还是那么的…..性感


“你操我弟弟多久了?”


布蕾妮尴尬的从他身边离开:“呃,我大概该走了。”


“她不会再回来了。别告诉我你害怕我姐。”


“显然她很需要你。”


“而我需要一段宁静、一杯咖啡和一点吃的。”詹姆不屑地转向小厨房,“妞儿,你能接受这放了一天的松饼吗?它们还是很好吃的,不过我得先热一热。”


“詹姆,你不用那么麻烦。“布蕾妮抗议道。


他给了她一个兼具恼火和不耐烦的眼神:“你就是不喜欢别人为你做点什么,对吧?”


“什么?不是,我只是….”她朝门口做了个手势。


詹姆把松饼放进了微波炉:“什么?”


“你没听到你姐刚刚对我说了什么吗?”


“我听到了,那些话很无礼,而我替她向你抱歉。”詹姆听起来很懊悔,但布蕾妮坚持说了下去。


“为什么她会认为我们上过床了?”


“妞儿,你真是一个可爱的夏日孩提啊(*Summer Child:不经世事的人,我觉得直译好奇怪哇…..),你知道这点吗?”詹姆大笑着,他指了指那双人座,“在我做早餐的时候,一屁股坐在那去。”(ME:也就妮妮吃詹姆转移话题这招了(扶额


**


他们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内有一篇论文急需完成。像布蕾妮这种知道如何规划自己时间的人,在期限四天前开始转向攻克自己的论文。詹姆则没完没了的调戏她,而她不得不告诉他如果他再不闭嘴,她就不帮他搞定论文了。


在彼此的房间过夜这件事已经成了他们的常态。由于她更高挑、身板更宽阔,詹姆很高兴每当在她的寝室过宿时,他总能指靠她的睡裤和换洗衣物。但有天早上,他坚持要洗澡,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阻止他不得不穿上那毛绒绒的夹杂着蓝色星星的粉红色的浴袍,不然他就只能拿着一条毛巾去浴室了。为了不过强冲击其他住在这儿的女生们的心脏,布蕾妮只能用她那太女性化的浴袍给他披着,但可以预料到的是,这浴袍穿在他那怎么都会比穿在她自己身上好看。然而依旧有这种事发生了——一位女生在詹姆从走廊上经过她时对她玩昧地眨了眨眼时,不得不冲回了自己的房间找出吸入器。


没过多久,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猜测就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布蕾妮估计詹姆会向众人澄清。她则太过于不好意思,以至于不敢告诉他那些流言蜚语。而詹姆穿着她的衣服到处走这件事也一点没帮上忙——有一次他还穿着她的跑鞋。


一天下午,在他们很久没聚过的情况下,海尔和布蕾妮共享着一顿迟来的午餐。正当他们将盘子放在桌子上并坐下来时,他瞪视的目光越过了布蕾妮的肩膀。


“怎么了?”


"为什么詹姆兰尼斯特正穿着你的多斯拉克血骑的T恤?“多斯拉克血骑是布蕾妮最爱的足球队。


她在座位里扭动了一下,并感受到仿佛有火焰舔舐着她的耳畔。该死的,那T恤仍然在詹姆那。她重重的用叉子戳着一小撮沙拉,并说道:”呃,海尔?我大概不是全校里唯一喜欢那支球队的人吧。”


“你说过那T恤是限量版的。”海尔的目光回到了布蕾妮身上,“介意告诉我点什么吗,布蕾妮?”


布蕾妮不喜欢他那语气,她审问道:“嘿,我为什么要对你解释我自己?你又不是我的男朋友,海尔。”


就在他们彼此怒视着对方时,詹姆猛地坐到了她身旁。


接着他亲了一下她的脸颊:”我最爱的妞儿今天怎么样啦?“


海尔一把抓住自己的盘子,扬长而去。就在布蕾妮叹气的时候,詹姆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然后看回她:”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她诚实地回答,并从她的沙拉中挑出一些甜菜根。


“你还好吗?”


她点点头。


“你确定吗?”


“如果我说确定,你会不会闭嘴?”


“就一次,好吧。”詹姆夹起甜菜根,然后把它们扔到嘴里,“所以,我在思考着。”


“你认真的吗?小心别累坏自己啊。我有一种直觉,你大脑内部的肌肉肯定发育不良。“


“哈哈!你真有趣,妞儿。实际上我真的在思考要为你做点好事,作为对你一直以来如此耐心地要把我的屁股拖到图书馆去的谢礼。”詹姆玩弄着她一缕淡金色的头发,并在她扇开他的手时大笑着。“那在我上交论文后一起吃顿晚餐怎么样?”


“詹姆,我觉得你需要多给你的大脑润点油。我们彼此已经在一起吃晚餐一个月了。“


“你真刻薄,也不想想这次是我来付钱。”显然他完全没受她的暴脾气影响。她依旧盯着海尔的背影,与此同时他的腿正轻轻碰着她的腿,“来嘛。”


“抱歉,我的意思是,对,当然,晚餐嘛。你不必这样,不过还是谢了。”


詹姆用拳头撑着脸颊:“我在想我要带我的女孩去一些相当高档的地方,例如铁王座。”(ME:我可喜欢詹姆说My Girl的情节了,半分调皮半分真心:P


布蕾妮笑了:”好吧,我的衣柜里的确有一条落灰的晚礼服。“


“太好了。”


他声音里的某种情绪令她的耳朵警惕的竖了起来,她缓缓地转向他,发现詹姆看上去过于雀跃了些。


“詹姆,你是认真的吗?铁王座?”


“这可是维斯特洛最赞的餐厅。”


她惊慌失措地脱口而出:“我根本没有可以穿去那种地方的衣服啊!“


他歪着脑袋看着她的身子:”我必须得承认,我实在无法想象你穿裙子的样子,但是你的确条裙子,对吧?“


“没有!”


“拜托。”


“我认真的。”


“哇。”他露齿笑着,“我现在有点优越感了,别告诉我我是唯一一个看过你那惊为天人的大长腿的人?”


布蕾妮咆哮着:“你什么时候看过我的腿了?”


他的笑容又扩大了几分:“就最近你换上我睡衣裤的时候,每次我想说点什么,你就让我闭嘴。该说出秘密啦(*Guess the cat's out of the bag)妞儿。因为房间里有一面镜子,所以我可以看到一切。“他以一种低沉又勾引人的语气说着。


布蕾妮想死。


“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雀斑。我的意思是,虽然这只是面小镜子,但我足够能看清你对你的腿是有多自私了。”他一边说道,一边朝她笑着。


“不。”布蕾妮坚持道,“我不会穿裙子的,而我们也不会去铁王座。”她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还有操你!你这个偷窥我的变态。”


“其实这还真没什么好处,妞儿。但是我可以断言你的奶子对于胸罩来说实在太小了,尽管我还挺享受你的乳头总是坚挺着因为你很高兴看到我的这一事实。“


布蕾妮又一次踹了他一脚,这次是真的十分恼火:“混蛋!”她的脸清晰明了的呈现出了一种深深的红色,这让她比平常看起来更丑陋。他辜负亵渎了她对他的信任这件事已经很糟糕了,但是他那样子谈及她身子的方式——这太过了。


在詹姆揉着他的腿、痛苦地呻吟时,她一把攥住自己的包然后站起身来。


詹姆僵在了原地:“嘿,我他妈做了什么?你要去哪?”(默默的唱起了No zuo no die why u try


她无视了他,然后迅猛地冲了出去,詹姆咒骂着并跟在她身后。


“布蕾妮,拜托。”他说道,尝试想追上她。她猛地推开小餐厅的旋转双门,然后飞奔到了外头。


“我只是在开玩笑,拜托!”詹姆抗议道。


那起作用了。她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他,而詹姆在被迫刹住身子时叫了一声。他脸上的玩昧在看见她红着眼眶的眼睛和颤抖的下唇时消逝的无影无踪。在意识到她真的很难过后,他开始说话:“布蕾妮——”


“对于你们这种人来说这总是一个玩笑。我的一生里人们总说我丑陋、荒谬可笑。但我已经学会怎么应对这些了,我已经能接受我的外貌了。可我永远不会让任何人当着我的面取笑我!”她尽力忍着不哭出来,“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我们朋友!我只是觉得——”


“什么?你觉得什么?你对被人叫做没有奶头的母牛、穿着丝绸的母猪的经历有过任何一点了解吗?你知道被告知要褪下衣服,这样人们才知道我是有阴道还是阴茎的感受吗?“布蕾妮向前逼着直到他们面对面着。她的蓝眼睛此时如冰川一般寒心:“你有过吗,詹姆?你有吗?”


詹姆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感到很惭愧:“我真的很抱歉,布蕾妮。”


她转过头去,继续走着。让她火大的是,他就紧跟在她身边。他迈开的长步伐可以让他轻而易举赶上她。


“你是对的,我没有借口。以及我很抱歉。求你了布蕾妮,你一定要相信我!”


她置若罔闻,继续快步走着,而眼睛盯着自己的脚。


“辜负你对我的信任是不对的,我知道你认为我在取笑你,但我向你发誓我并没有。我是在欣赏——”


“真的吗?你认为一个女孩在某些人告诉她的对于胸罩来说太小时能听出欣赏的意味?”她质问道。


“我说这句话时本该更加谨慎的。”詹姆踢开了路上的一颗鹅卵石。


“或者也许该闭嘴?”


“现在想想,那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布蕾妮继续面带愠色的怒视着她的脚。


“我会恨自己失去你这样的一个朋友的。”


她斜瞥了他一眼:“朋友们本该信任彼此。”


“我相信你。”


她顿了下来然后转向他:“朋友们彼此尊重对方。”


“我尊重你而且欣赏你,布蕾妮。”詹姆听上去很真诚,“我认为你太棒了,虽然你偶尔会用一些威胁的手段,但你真的太不可思议了,妞儿。“她不相信的哼了一声,但詹姆坚持说了下去,”是真的!你知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人吗?“


她翻了个白眼,嗤之以鼻道:“你不用这样继续阿谀奉承我了,詹姆。好吧,我原谅你。”


“听我说,行吗?”他抓住她的手,迫使她转身面对着他。他的绿眼睛仿佛要看穿她那惊诧的蓝眼睛。


“我认为你很迷人,还有你的眼睛,布蕾妮。“他的大拇指刷过她的脸颊,嗓音里充满了敬畏感,”如此操蛋的蓝、清澈、令人难忘。顺便一提,你真的超不擅长扯谎,你知道吗?你的眼睛总是会背叛你。“


“这是个赞美还是贬低?”


“当然是赞美了。你知道有多少人人前对我微笑但背地里称我为一个操蛋的宠坏了的崽子吗?”


詹姆摇了摇头:“我的重点是。”他向她的手伸去,然后攥住了它,“和一个不会把我的废话当真的人在一起真的很棒。你是唯一一个对我坦诚相见的人,你还有我的小兄弟提里昂。我真的很高兴我们是朋友,布蕾妮。”


当身旁的一只手抬起来触摸她时,她的双颊一下子烧了起来,与此同时她垂下了她的眼睛。


“拜托,和我一起去铁王座吃晚餐吧。”他的嗓音沉浸在一种温柔又十分亲密的语调之中,这让她感觉仿佛这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一般。布蕾妮看向他的眼睛,发现他正轻柔的看着她。就好像是….不。那只是阳光而已。


真棒,现在她已经出现幻觉了。


“当我说我没有可以穿的衣服时,我是认真的。”她无助的承认这一点,并希望詹姆能放下他的手。詹姆将她的头发挽在了耳后,接着他垂下手臂至她的腰处,并紧紧的搂着那。他不得不稍微抬点脑袋,才能直直的看进她的眼眸。她带着点困惑和无法呼吸的感觉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


“你什么意思?”他低语着,同时将另一只手臂环过她的腰肢。


“这个。”她将手放在他的手臂上,但不曾用力推开它们。那还是寒冷的一天,而他们还穿着外套、毛衣和厚厚的裤子,可他的温暖依旧渗过了层层衣物。


“你不喜欢吗?”


“我该喜欢吗?”


他露出了一个露齿笑,他那两个深深的酒窝十分好看的称着他的嘴唇。她的心快速的跳动了起来,而他在低头依偎在她的肩膀的片刻后又复抬头望着她。


“好吧,如果不去铁王座,那你想去哪儿。”


“詹姆你不用非要以带我出去吃饭来作谢礼,你就只用把那该死的论文写好,而我知道你会这么干的,我相信你。“


"你刚刚所说的话真是少见啊,绝对值得庆祝一番,妞儿。“


她弹了一下他的眉头之间的地方:“布蕾妮。”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他得意的笑道,“妞儿。”


“你真是无可救药。”她摇摇头。


“但是你永远不会放弃我。”


那一下子染在她面颊的红晕足够作为一个回答了。


“那么告诉我,妞儿。你想去哪?”他短短的捏了她一下,布蕾妮发誓她差点融化在一股混合着喜悦与羞耻的情感中。


“好吧…如果你坚持要庆祝。”她犹豫着将手放在他宽阔的肩膀上,而詹姆微笑着。


“对?”


“我计划着一个人全程看一场守誓者的连播。”布蕾妮调皮的说道,“但你的房间有一部特别赞的大屏电视机…..”


见鬼太好了。”詹姆点点头,他最近才开始看这部关于一位在五王之战中的高尚女骑士的风靡的电视剧系列。布蕾妮从这部剧开播时就开始追了,所以她现在追到了这一季的中间部分。但有线电视频道要在季终两集前的周末放映长达十集的守誓者连播。詹姆起初曾经嘲笑过这个关于女骑士的想法,因为对他来说这只是个荒唐奇怪的设定。但是布蕾妮十分热衷于这点,以及这部剧阐述着一些她在课堂上学到的见解的方式,这影响到了他。


“这是个好主意。”詹姆说,“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再办个睡衣派对吗?”


布蕾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史以来第一次,她不再是因为他们的补习活动持续的太晚,或者是因为外面下雨,更亦或是他太累了没办法送她回寝室的理由而过夜。他真的是邀请她过去逗留。


“我们可以订披萨和炸鸡,还有我们能吃到的所有薯条——甚至包括你那黏糊糊的最爱,盐醋味的那个——守誓者还有我们的睡衣裤!”詹姆说道,“耶,这比去什么铁王座来一顿严肃的晚餐他妈要好多了。”


“那些盐醋薯条很美味!”


“你真奇葩。”他咯咯笑着,并摇摇头。


接着,毫无预兆的,他将她拉近并直直的把唇印在了她的上。


***


海尔亨特,在冲出小餐馆时依旧因为布蕾妮依旧没有追上来这事而感到难过,然而他现在却站在离他们几步之遥的身后。在他意识到那两个高大的金发站在路中央一动不动的紧紧按着嘴唇的亲吻时,他的下巴惊讶的大张着。而另外一边,刚从宿舍里跑出来抽烟的瑟曦,恶狠狠的剜着他们两个,眼神像绿宝石制的匕首一般。她蹬着她的高跟鞋缓缓的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气势汹汹的离开了。


布蕾妮的嘴巴分开了一点,并在詹姆柔软、诱惑性的吻下无法动弹半分。她完全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从詹姆的嘴唇碰到她的那一刻起,她就无法察觉外界事物了。除了他那滑动的柔软潮湿的嘴唇外她无法感知到任何别的东西。他的指尖如同羽毛般在她的脸颊上游移着,接着它们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这肯定是一个梦,但是她能感受到詹姆是多么的温暖,活生生的,而且就在这儿。詹姆调皮的温柔的用舌尖触碰着她的。这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的触摸,但她却能在骨髓深处感受到此。这短短的一触能让一切呼啸而过:那将要来临的寒冬所带来的冷峻凛冽的空气,学生们经过时嬉笑聊天的声音。她的外套在詹姆将她拉的更近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他的心此时离她的很近,就像一支朝着布蕾妮惊慌逃离与重重跳动的内心所吟唱的乐曲。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亲她,但是现在,第一次在她的生命之中,她不再被怀疑与恐惧束缚着。那些她紧紧锁住的欲望和否定自己的想法,那些她吞咽回去的低语——它们就像龙卷风似的一股脑席卷过来,意欲将她侵袭的七荤八素。


詹姆。”她喃喃着,并放纵了她内心里长久以来填埋了的渴望。


***


布蕾妮在接下来的几天内神魂颠倒,仿佛在水中行动一般。在课堂上,教授不得不叫了她两次名字,这引起了众人的大笑,并让她的脸烧了起来。专注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时间本应该冲淡回忆对吧?但相反的,她越久没见到詹姆,她就越无可避免的想起那个吻,接着她就被回忆里他的唇所折磨的越难耐,抵着她的唇如此的柔软又温暖,仿佛他要用一生来亲吻她似的。


亲吻詹姆兰尼斯特就像抿了一点野火后后劲上来的感觉,而布蕾妮在这之前从来没喝过野火或者其他什么东西。那一整天里她的心跳的更急促,而且她的脸还比平常更粉红,好几次她都不得不阻止自己在走廊上单纯的猛地想要唱歌或蹦跶的举止。


操那些神,她真的变成了那些廉价的爱情小说中的白痴女人了。


我不管!今晚,我们会穿着我们的睡衣裤,而且我们还会再接吻一次。


之后,他们仅仅只是靠在对方身上。布蕾妮大声的喘着气,在他将额头靠在她的时候蹂躏着詹姆的外套衣领,他的呼吸和她一样急促。但詹姆毋庸置疑更加有技术,这可是她的初吻。她的第一个吻


在他们离开对方时,布蕾妮的腿突然罢工了,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嗷!”詹姆做着鬼脸说着,而布蕾妮真希望地面能把她吞没,但她逼自己直视着詹姆,这激的他大笑着。他的绿眼睛是如此的明亮,而且他还徒劳无功的想要控制自己的笑容。


“敢笑,我就终结你。”布蕾妮一边挣扎着起身,一边呵斥道。七层地狱啊,她的腿到底他妈的怎么了?



    TBC


评论(19)
热度(42)

© 两法如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