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法如卿

RF;詹美;Thilbo;孙唐;西皮洁癖不逆西皮;三分钟热度;坑王;欢迎勾搭hhh!

脑洞1

设定JC和ME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是一对恩爱夫夫。

配对:Jim Caviezel/Michael Emerson

分级:G

备注:RPS!慎入!

 

 

(改编了一下Listen to ME里的一篇《2010 Michael Emerson & Carrie Preston 迷失在爱中【情人节特辑】》翻译采访)
 有下划线的是改编的地方或是直接用了原文或是从演员的访谈里看来的。

2012  Jim Caviezel与Michael Emerson的爱情保鲜剂

Jim Caviezel&Michael Emerson的爱情保鲜剂
Hello World

他在夏威夷拍摄了五年《LOST》,但他说,和他饰演过《囚徒》的丈夫在一起的生活就是他的天堂。

我们今天有幸能采访到得过两次艾美奖的Michael Emerson与和他一起合作了目前非常火热的一部关于监控的新剧《疑犯追踪》的新婚丈夫Jim Caviezel,“其实也不算是新婚了吧?”这话一出后,Caviezel便指了出来。的确,这对同性恋夫夫93年时在阿拉巴马相识了,他们在短促的时间里只是匆匆了解了对方,但是两人间的缘分并没有使得他们在留下彼此电话号码后断了音讯。过了不到半年的时间,Caviezel主动联络了Emerson,在几次阿拉巴马与纽约的往返后他们逐渐建立起了恋人关系。最终1997年的8月19日,在几位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他们私底下结婚了,尽管没有法律认证,但他们依旧满足于仪式发生后两人在彼此心中的地位。即使是现在,我们也能看到Michael Emerson和Jim Caviezel手上那个低调的婚戒。在2011年纽约州同性恋婚姻合法后,他们也与许多对同性伴侣一样参加了神圣的仪式,真正成为了具有法律效应的灵魂伴侣。
2005年的某天,Michael Emerson只是和他的丈夫Jim招呼了一下便踏上了飞往夏威夷的航班,怎料到这一飞就飞了五年。“我当时好像是说‘ 在夏威夷拍个几集,几周后见。’”ME说。“然后我就再也没回过家。”而好消息是,他所演出的这个之后被命名为Benjamin Linus的角色,实在如此的精采绝伦。结果制作人把他变成了常驻演员。所以当他回家取衣服后,他不得不暂时离开当时正在拍摄《时空线索》的丈夫。Caviezel曾在宣传《时空线索》的期间——在记者看来他充分利用了他摄人心魄的蓝色眼睛,湿润又无辜的对着镜头回应记者“对于你还远在夏威夷的伴侣Michael有什么想法吗”的问题,“夏威夷偷走了我的Michael!”那愤懑不平的口气在几秒后再度出现,“迷失的剧组偷走了他!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企图。”过后,Jim Caviezel褪下了他的面壳,笑意浓浓的朝我们比划了一下,低沉又滑稽的声音让他亲切了许多:“噢你们不要逼我飞过去抢走他!Michael,快回来,我和孩子们还在家等着你呢!”那不停眨巴的深邃眼眸实在是令人心动,而这也让大家了解到Jim Caviezel和Michael Emerson的感情十分深厚。
现在(2012年)他终于能夺回他了。在Oahu岛住了四年后,Emerson总算可以对他的同事们和他的角色Ben说声“aloha”(夏威夷语再见)了。现在,住在他们纽约的家,每天一起出门参与《疑犯追踪》的拍摄工作,Michael Emerson饰演的“Harold Finch”与Jim Caviezel饰演的“John Reese”为了拯救一台大型机器所吐出的“无关号码”而每日奔波、卷入枪战和各种各样的危险中,这部崭露头角的电视剧在一播出后便收到了许多精彩的反响,而这对恩爱的夫夫也因此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

Y:“这是你们第一次合作吧?”
M:“的确。在Jim得到这个角色后,我还是完全不知情的状态。直到我到了Robot(工作室)挑选出这一份剧本,并最后拿到了‘Harold Finch',我才反应过来,‘噢!我们要在同一部电视剧里出演了’。”

 

Y:“感觉如何?”
J:“…有点奇怪,但是感觉不坏。”
M(思考中):“噢……是的,因为Mr Finch和Mr Reese的关系以及他(Finch)那种注重隐私欲的个性,所以要对着你十几年来的枕边人装出一种疏离感,还是感觉很有趣和有挑战性的。当然,Harold Finch本身就挺有挑战性的。”

 

Y:“话说,我其实很好奇你们两个当初是为什么又开始联系起来的,我看前面的介绍说你们在阿拉巴马时邂逅,但没多久就失去了联络。毕竟…没有冒犯意思,但看上去你们不像是一个世界的人。”
M(笑了一会儿):“啊……你是对的,我其实也不觉得我们两个看上去有多搭配,并且我们之间还相差14岁,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也蛮疑惑他怎么就和我在一起了。”
J:“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才华横溢。当初我在阿拉巴马莎士比亚戏剧节上碰到了他,而你知道我读书时不怎么接触戏剧…那天是朋友拉我一起去的,然后我就看到了他,他一个人在台上扮演了很多角色,我觉得我当时就被他吸引了,并且他看上去也和我年纪相仿。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比我大上这么多…”
Y:“噢!你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M(又笑了):“是的,他的表情真的很有趣。”

 

Y:“后来呢?”
M(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时我演完那几幕还处于比较兴奋的状态,所以闭幕后并没有立马就回去了,而在后台逗留的那段时间里,一个金色头发的高大个询问我愿不愿意认识一下他的朋友,我有些诧异也挺开心的,在阿拉巴马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努力攻读我的学位,都没有什么时间拓展我的交际生活,所以我欣然答应了。而Jim——就是那个他嘴里的朋友。不过蛮微妙的就是,你看到一个比你高上半个头的好看的男人向你走来,却毫无威迫感,而且他脸上还露出了腼腆的笑容。我想可能是那种反差也让我后来鬼使神差的留下了电话号码吧?”

Y:“天啊!那你当时清楚他其实是在搭讪你吗?”
M(认真的思考):“我没有想太多,因为和他聊了一段时间后疲惫的感觉逐渐涌上来了,而他对戏剧这方面特别的见解也让我觉得新奇。”

 

Y:“那么,Jim,什么让你又联络了Michael?是因为他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吗或者是……”
J:“那天晚上我和他聊了很久,直到后台的工作人员都走的差不多了,连布景都撤下来后我们还在那里。David,我的朋友,也早就离开了,‘嘿,好家伙!'这还是他当时的原话,我也没听出来是鼓励还是什么的…而Michael依旧是精力充沛的和我说那些《麦克白》《哈姆雷特》等莎士比亚的作品,呃…我其实听不大懂,也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嗯…我很喜欢他在聊到他的那些东西时眉飞色舞的表情,我也很钦佩他对他的戏剧事业这么认真和专注,那段时期你知道,茱利亚艺术学院的入学许可通知和《执法悍将》的演出机会让我十分的纠结,我想Michael还是影响了我,我最终是放弃了学院。我说服自己,呃……社会也算是一个大学吧。(笑出声)”

 

Y:“好吧,不过后来分居两地的你们又是如何逐步确定了恋人关系呢?”
M:“我那时刚从认清自己的婚姻里逃出来,正准备扑入忙碌的生活里,结果Jim就来了,我又是这么的……措手不及,所以一开始的确是发展的比较慢热。”
J(突然开口):“我一直怕他不喜欢我,所以就不断往阿拉巴马跑,再到后来我就直接住在他当时住的那个地方,以保护他的借口。你该看看当时那个片区有多乱。”
M:“因为大多数的开销都在学校和生活用费上,只能勉强自己的住行。不过说实话,他那个举动我感觉很温暖也很惊喜,虽然那个时候不怎么好意思……”
J(插嘴):“我坚持。”
M(笑了):“对……他坚持。”
Y:“噢!真是太贴心了。”

 

Y:“我很敬佩也好奇于你们的勇气…你们为什么敢于,在当时还没有法律认可的情况下就给了对方一个这样的神圣的婚礼?”
J:“我们想给彼此一个承诺。”
M:“而我们也不惧怕外人的说辞。虽然当时的婚礼很简朴也很低调,但是应约来的亲朋好友,都发自内心给予了我们真挚的祝福。我们很受感动,也很开心,更是感觉幸运,因为那个年代里,同性恋圈子中能像我们一样得到身边人的认可的伴侣不多,尤其我们还是比平常人多了一些在公众眼底曝光的机会,这就显得婚礼更加的有意义了。”
Y:“是的,你们真是太棒了!”
(掌声响起)

 

Y:“我记得…你们领养了三个中国小孩?”
J(微笑):“是的,Bo、Lyn,和今年刚办完领养手续的David。”
M:“他们都很可爱,也很健康。Jim是个十分善良又友好的好爸爸。”
Y:“有小孩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J:“我本以为不是自己亲生的小孩,就会有一些不一样。但是事实相反,我爱死他们了。”
M(笑):“每当我们回到家,Lyn就会跑上来,踩在他的脚背上两个人滑稽的走起路,Jim像极了企鹅。”
J:“不过小女生好像也快到发育的时期了,最近Lyn的个子蹦的有点快,也重了许多,我想我可能再老点就无法和她玩这个游戏了。”
M:“噢Jim,别这么说,Lyn会很伤心的。”
J:“她会吗?‘爸爸!你怎么没有以前快了呢!不好玩了啦’”
Y&M(笑了起来)

 

Y:“说起‘疑犯追踪’,在面对剧里如此多的监控技术与设备,我倒是好奇你们本人擅不擅长电子设施?”
M:“我是那种‘Honey!Honey!这个要怎么删除?’的人,而他(Jim)一向都很愿意为我解决问题,但是如果遇到一些更复杂的,我们俩就都没辙了。” 
J(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Y:“对了Michael,听说你出演Lost的时候曾被误伤过,而Jim为此执意请假来看你。这是真的吗?对此Michael你有什么感想?”
M(乐呵呵的笑出声):“这是真的。我记得当时是在拍一段我作为历史老师时的‘Ben Linus’被殴打的情节,但是不小心失手了,对方一拳砸到了我的右眼,我趴在引擎盖上时还在模模糊糊的心想我的眼珠子掉出来了吗?我的牙齿还在不在原处。他们之前恨不得天天给我画上黑眼圈,现在却都在极力掩盖住我的瘀痕。虽然我没有太在意眼睛这回事,但还是和Jim说了一下,可令人意外的是过了几天后他突然出现在了夏威夷,对于我来说这可真是个惊喜!我当然也觉得感动,毕竟为了拍摄迷失第六季,我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到家了,我很想念孩子们和他。”
J(摸下巴):“……呃,当时我还在拍《囚徒》,然后Michael一天晚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因为事故眼睛受伤了,不过没什么大恙叫我不要担心。但是我不怎么信他,你知道Michael有时候喜欢把自己的事情描述的没什么,而且他对待自己也挺不小心的,像之前有一次他在家里和Bo在玩那种有子弹的玩具枪,结果就把自己给打伤了,我是说真的,这还挺令人吃惊的。因为前车之鉴,我很担心他这一次会不会是在隐瞒我,所以我就请假飞到了那边,而且事实是真的伤的挺严重的,右眼这下边全都瘀了。”
(当时在迷失现场的Terry爆料道:“你该看看Michael当时的表情,简直比看着Alex死去的Ben的表情还要精彩,而且Jim提着大包小包的我都差点以为他要住到这里来了,一打开包才发现都是Michael的一些个人用品和衣服。我认识他们挺久的了,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也喜欢时常在一起,估计这次真的分开太久了吧,我怀疑Jim把孩子们的那份怀念都一并带过来了,刚见到Michael时他就跨步上前拥抱和亲吻了他,要知道Jim可不是个喜欢在外亲密的人。”)

 

Y:“最后一个问题,你们是如何保持多年来爱情的新鲜感?你们的‘保鲜剂’是什么?”
J(笑):“噢!‘保鲜剂’。”
M:“我想是对彼此的善解人意和体谅吧,许多在演艺圈的伴侣都是一种互相竞争的模式,这样很不好,我们在避免重蹈他们失败婚姻的覆辙。”
J:“多和他说‘我爱你’。”
Y(哈哈大笑):“Jim!”
M(无奈的挑眉):“好吧,这个也可以算进去。”
Y:“十分感谢Michael Emerson和Jim Caviezel的到来!希望下次还能见到你们。”
M(点头):“噢,当然。”
J(微笑,起身,牵起Michael的手,朝观众致意)
(掌声响起)

 

评论(8)
热度(7)

© 两法如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