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法如卿

RF;詹美;Thilbo;孙唐;西皮洁癖不逆西皮;三分钟热度;坑王;欢迎勾搭hhh!

假如Finch是一个亲吻狂魔(RF AU)

Reese/Finch 伪Nathan/Harold(了解我的人知道我肯定不逆西皮的所以尽管Harold谈了N次恋爱但不妨想象他从未……_(:зゝ∠)_

OOC注意!OOC注意!

各种漏洞 我会尽力写的不这么狗血

 

 

 


Finch并不是一个法国人,他的父母、曾父母或是曾曾祖父母等都未有过别国血统,说起来,他大概算是田野里的子孙,祖辈里都是在农场里干活,吃的是自己种的,喝的是自己挤的,然而在Finch的母亲病逝后,父亲想要带着他去替母亲看一看传说中冰雪覆盖的阿尔卑斯山或是风景优美的科西嘉岛,拖了一年又一年,终于在Finch六岁时,父子俩一并踏上了法国之旅,而母亲的哥哥也就是Ingram舅舅恰巧在那里工作,蹭着绿卡和父亲的桃花缘,没多久,就再娶了一位浪漫的原居民,于是两个人就住了下来。

 

 

舅舅家的长子Nathan Ingram和Finch年纪相仿,两个人又都是年级中的佼佼者,在某些方面有着惊人相似的兴趣爱好,几个月下来就已经像连体婴一样如漆似胶了。

 

 

或许是继承了母亲血液里的一些浪漫感,Finch在罗曼蒂克的法国里是如鱼得水的,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里,贴面礼让他有着莫名的安心感,甚至在Finch成年之前,他就已经充分掌握了法式深吻的要诀。噢,当然,只是理论知识而已,尽管Finch本身是一个浪漫的人,他却没表现出来,在感情上迟钝的像只树懒。

 

 

可别担心,他的初吻还是献出去了,就在高中的毕业舞会上(在大礼堂里),被学校里知名度不是第一高也是第二高的醉醺醺的篮球队长Ash弓着背吻上了(将近两米的大个子),他们俩在闹哄哄的舞会里,站在舞台的帘子后的Finch手上还支着一只浮着橄榄的伏特加(Nathan塞的),脖子和脸被打篮球后长出的茧子的手掌心好好的托住,进行了一场彼此的舌头和唾液相互交缠着的绝妙的法式深吻。Finch简直被亲懵了,在对方已经晕乎的睡死在后台堆在一旁的莓红色帷幕时,Finch还可笑的愣在那里不动,直到Ash的女伴来找他,才像个偷情的妻子伸腿溜了。Finch一直没说出去过,可还是有部分人知道了,在此之后难免又起了这样那样的流言蜚语,暑假里当Finch在家里消遣时光时,听说Ash在父母面前出柜了,说起来Finch稀里糊涂的算是推了他一把,一个初吻也值了。

 

 

但是这不晓得是不是成为了Finch情感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

 

 

后来Finch时常会想起来那不真实的初吻,内敛含蓄的他情感生活也很匮乏,幸运的是,学术专业实在太过繁忙,修了几门专业的Finch忙的在图书馆和宿舍里两点一线的跑,饮食起居几乎都是Nathan一手管理,忙的像个龙卷风的他也没什么时间让自己突然沉浸在惆怅中。

 

 

当大学毕业的Finch和Nathan一同前往美国创业拼搏时,一向好使的脑袋瓜一下卡壳了,在遇到Alicia——他们在美国的同行时,Finch下意识的上去给了一个贴面礼,这种情况在刚到纽约的一个月里经常发生。Nathan常常笑的不能自己,仿佛那样就能让Finch不难堪似的。但是让Finch自己更加难堪甚至难以想象是,Finch发现自己能从亲吻别人得到愉悦,无论是脸颊亦或是手背等等,不仅仅是皮肤的柔软,还有对方给他的信任,这让Finch得到心理上的满足。

 

 

Finch不敢细想,他怕自己做出一些什么奇怪的举动而和大多数人保持距离,除了Nathan。

 

 

Nathan觉得自己的这个表弟也是很好玩的,看上去有些害羞又有些木讷,但其实骨子里比谁都浪漫,还有他的才华洋溢,如果不是Nathan私底下下工夫去学习,大概他就不会和Harold在同一个高中、大学里了。说是喜欢他,Nathan的确很喜欢他,可能这其中私带了点男人对男人的隐晦情感,但更多还是对家人的依恋和温存。他喜欢Harold依赖他的样子,也喜欢他小时候经常黏着他的样子,他喜欢看着他看书的样子,乖巧可爱的这才像是一个完美的弟弟,而且他的Harold也比别人家的聪明多了。

 

 

Nathan从不是愚钝的那个,有些东西他看的比别人清楚多了,这个别人里也包括Harold,他早就发现Harold热衷于一些亲密的举动,尽管他本人似乎不自知,但是从小到大,Harold总是无意识的和他很亲近,一开始他或许有些怕生,不过后来他也开始坦荡荡的用亲吻去表示对Nathan的喜欢,有时在早晨的花园里见到Nathan时就凑上去吻一下脸庞,有时是下午茶的时间,节日里的亲吻就更多了,Nathan在其中不知不觉就习惯了Harold不轻不重压在脸上的柔软触感,以至于当John Reese成为Harold的伴侣时而对他没好脸色看。

 

 

不过不知道算好事还是算坏事的是,这样被亲吻的生活一直延续了四十多年,Nathan也该知足了。

 

 

将近五十岁的Nathan已经处在衣食无忧、甚至可以过上十几年奢侈生活的地步,他有了一个自愿到非洲当免费医生的善良儿子,有一个见了面一定会踩着各式各样高跟鞋噔噔噔冲上去呼他两巴掌的前妻,还有一个一直在他身边的多才浪漫的仍旧单身的表弟,尽管Nathan对他有一定的占有欲,但这不代表他不希望Harold找一个女人幸福安康的过生活。

 

 

就算Nathan再如此着急,他也着急错了地方,从Harold四十岁开始,Nathan的危机意识提前鸣笛,它就像警车上面的红蓝暴闪灯一样时刻在Nathan脑子里亮起来,Nathan开始没事找事的在工作空余中打开相亲网站一个个的搜,又像扫雷或是恐怖分子过海关一样严格筛选,Harold不知道的是,每一个Nathan给他找的女朋友都是他花上了几个月筛出来的。

 

 

这可为难了Harold,Harold并不是什么纯粹的单纯天真的小绵羊,他早在很久之前认识到了自己的性向,并且背着Nathan和很多人偷偷有过好几段恋爱,他什么样的都尝试过了一遍,金发的棕发的红发的,蓝眼的绿眼的黑眼的,日本的加拿大的甚至非洲的都有过,然而最后不是Finch发了对方好人卡就是对方发了Finch好人卡,因为这个他成了圈子里的花花公子,Finch叹了口气,在四十岁时放弃了自己盲目又主动的求偶生涯。

 

 

 

Finch在很多年前养成了一个早上吃甜甜圈的习惯,一颗糖的煎绿茶是必备的饮品,然而在他四十七岁那一年,大概是有很多个晴朗的早晨,在那之中的一天里,Finch照常从甜品店里走了出来,端着一盒甜甜圈朝上班的地方走去。走到半路经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勾住他弯起来拿着甜甜圈的那只手,Finch下意识抓紧了手里的盒子,一股力猛地将他拐进了巷子口里。

 

 

还没等Finch反应过来,一只温热手臂的触感从他的背后连到肩膀处,他定了定神,与面前的一位穿着肩膀上隆起来一块块可怕肌肉的、钉耳钉的壮汉对视了,对方朝他怒目而视,耸起来的鼻子有点可笑,Finch只感觉揽着他的人很高,大概和Nathan差不多一样高,这时只听见背后横着的手的主人开口了。

 

 

“这就是我男朋友。”

 

 

TBC

 

评论(3)
热度(32)

© 两法如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