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法如卿

近期沉迷孙唐;RF;詹美;Thilbo;西皮洁癖不逆西皮;三分钟热度;坑王;欢迎勾搭hhh!

【已授权翻译】Pieces Of You Chapter 2

无Beta,大概会有不少生硬之处,非常平庸的翻译水平TAT,还有一颗爱詹美的赤诚之心。

因为此篇文是多位太太一起撰写,章节之间会有点bug和矛盾之处。

太太们之间的文风也有差异……不得不说前两章的描写和我喜欢的那章相比还是差了点,希望爱詹美的各位能耐心等到我翻译到非常甜的那章啦啦啦

本文仅供娱乐,请勿转载。

 

 

第二章

 

詹姆看向墙上的钟,静静地怀疑着它的准确性。现在是上午七点三十六分,而去往跳蚤窝的东线火车将在三分钟后到达。

 

他穿着时髦的短外套站在站台上,携着一个褪色的军式行李包,脸上露出了愠怒的神色,詹姆在看向自己的手机时抑制住自己想要翻一连串白眼的举动。令他大为不悦的是,他证实出了墙上的钟,的确是准确的。他恼火地顺着小路走开,为了使他自己分神,他沿着楼梯井一直走着去寻找手机信号。

 

詹姆低头瞥了眼他的手机,在发现了他未读邮件们的红点时畏缩了一下:他的收信信箱里一共有11468条短信。他想着要不随便用手指划过一百多条短信好了,但是这想法又让他头疼的不行。他还想再躲避他的责任Yi Tian。詹姆关闭了他的收信信箱并想随意翻阅一下互联网。但充其量,他就只有两家酒吧能去,而且信号也开始变差了。突然,他的手机屏幕又重唤生机,一阵来电使它亮了起来。詹姆认不出这串号码,就任由它转入语音邮箱了:如果这是很重要的事,他们会留一条短信的。

 

埋怨着人类有着能登上月球却无法在地下隧道中提供持续的信号的能力,詹姆把手机塞回了自己的夹克,并把自己沉甸甸的行李包甩到他另一边的肩膀上。他挫败地把手伸进口袋中,开始踱向站台平铺的墙。

 

一声柔和的“咔嗒”和“啵啵”回荡在车站里,与此同时一阵模糊的嗡鸣作响的广播信息充斥着隧道。在尴尬的摸索了好一会儿扬声器后,内部通话系统终于嗡嗡地恢复正常:“呃呃呃呃,早上好。”

 

车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头转向安装在墙上的扬声器。

 

“我们们们,呃呃呃。我们现在遇到了一些技术上的困难难难难——”一群人发出的呻吟声和斥责回绕在车站,“这这这这-正如你们所注意到…去往跳蚤窝的东线火车将延迟到达。”

 

这时,一帮穿着校服的孩子们正朝彼此微笑着,而有些大人则朝安保摄像头竖中指,还有一位穿着剪裁合身西装的成熟女性将她的咖啡杯扔向扬声器:“好吧,很显然,你丫个操蛋的混球!”完全不受千里迢迢上班族怒火的影响,那机械的声音继续响起。而詹姆叹了叹气,压低声音嘟囔着什么。“我们期望能尽快修好,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钟钟钟钟……呃呃呃…代表着君临交通系统,我们希望也也也也……感谢你的耐心。”随即,伴随着“咔嗒”和吵闹的“啵啵”声,麦克风嗡嗡地关闭了。

 

他接受了现状,知道自己不能及时赴约出版社八点的会议了。詹姆思考着要不要跑到街道上拦一辆的士,但是一转念,他根本没有赶路的心情。如果那杂志真想出版他那些关于维斯 多斯拉克内战的照片,他们才不会在乎他会迟到几分钟。

 

詹姆继续着他走向站台墙的井然有序的步伐。在他的头顶上,那些上班族自顾自的絮絮叨叨着、发出悲叹声,而越过他的肩膀,他听见两个女孩在说话。“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吧?”另一个女孩没有回答。“这意味着他们在铁路上发现了死人的残肢。”詹姆弯了弯眉毛,无声地表达他的赞同。终于,另一个女孩说话了:“又来?感觉这破事每天都发生!”

 

他一直走下站台,詹姆顺着那宽阔的平铺的墙走着。那走廊把他引向另一条路,一条汇集着一堆上班族的通往南线站台的路。在他的左侧,他发现了一块长长的上面堆集了厚厚一沓五颜六色纸条的软木公告板。

 

那公告板上的一些纸条的内容看上去都是些平淡无奇的东西:它们有些是胡乱的生日贺卡、有着褪色字迹和卷曲边角的老旧的学校照片。还有一张超级英雄电影的票根、一堆装饰在海报上的幼稚的、闪闪发光的贴纸。那儿甚至还有些粉红相间、红色花边的,庆祝某人情人节快乐的贺卡。詹姆垂下目光扫过那块长长的公告牌,一阵尴尬感猛地刷过,使他的脖子泛起了鸡皮疙瘩。最终,他看到了这个:一张上面有着他独特字迹的薄荷绿的纸张——这是詹姆给布蕾妮的私人字条。

 

起初,他很欣慰地发现他的纸条还在这上边,但他的嫌恶感随之接踵而来,一张新的纸片遮住了他的纸条一大半,詹姆第一个冲动是把它撕掉,但是他还是顿住了手,将那张卡片打开并阅读着。盖着他纸条的卡片原来只是一张简单折成两半的黄色的美术用纸,里面用黑色和绿色的蜡笔潦草的画着两个手牵手的粗粗的火柴人,粗陋的显示出那是一个孩子站在他的母亲身旁。松软的蓝色的云朵盘旋在这两个火柴人头上,而在那涛涛绵软的云朵上还有一个粗粗的火柴人俯视着他们。这幅画底下是小孩子稚气的简单的涂写——“爸爸,我想你了。”后头还有一长串的X与O连着*(followed by atireless string of Xs and Os.)。那孩子的笔迹下还挤着一串工整的花体字。

 

“已经六年了,但是依旧感觉仿佛昨日。

 

我想你了,宝贝。我的爱,我的小乖乖。”

 

詹姆为他刚刚还想撕掉这张纸而感觉羞愧,他小心翼翼地、虔诚地把他给布蕾妮的纸条缓缓地移开。他惭愧地抓着那张绿色的纸张,退后了几步,把它安置到了墙上的另一个地方并用钉子钉好。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处于维桑尼亚丘陵站的乱糟糟的软木公告板,人们更多是将它称作失联墙。它还是一个闻名的地标,在游客群中享有名誉,并受君临城的市民尊敬。六年前,一大批恐怖分子袭击摧毁君临城的人口。在那段时间里,金融公司被破坏,家族毁于熊熊烈火之中,通往维桑尼亚丘陵站的南线隧道也被炸弹毁坏了,千千万万的人民在交通高峰期的来往路途中死伤惨重。

 

火车损坏后的那些饱含创伤的日子里,朋友与家人——都绝望的想要找到他们爱的人——他们用胶带粘上几百份寻人启事与关于融化着的蜡烛、缺了气的气球与蔫了的枯花的照片。尔后那几年里,寻人启事的传单逐渐被三十英尺长的软木公告板代替了,这成为了人们哀悼的象征。随着时间流逝,充满爱的回忆的纸条渐渐融入其中,公告板上堆积着越来越多关于寻找离家出走的青少年、丢失的宠物、思念的人和诱拐儿童的传单。不久后,这其中就又多了些陌生人爱上了另一位陌生人、寻找失联的旧爱或逐渐疏远的爱人的内容的纸条。再之后,这就被作为君临城著名的失联墙闻名于当地人和游客中。

 

詹姆慎重地将他的放置在板上的一个女人写给她双亲的纸条一旁——那深深的歉意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詹姆向后退了几步,他的思绪也逐渐回到了布蕾妮身上。他想起了他第一次将目光放在布蕾妮身上的那Yi Tian:那是个晴日当空的早晨,故事发生在那处于塔利66号的路口的一个叫野狼餐馆的劣质的小地方里。詹姆在隐隐绰绰的弗雷大桥的阴影之下,桌前摊着一张皱巴巴的报纸,还有一份只吃了一半的煎蛋。随着门口的一声铃响,他顿住了斟酌那一口咖啡的动作。于他而言,看见她的那一刻,感觉就像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见到太阳升起:一位有着修长双腿的女神,一头凌乱的蓬松的浅色碎发,戴着墨镜,如军人一般干练地迈着步伐。

 

当柔和的微风刷过白色平铺站台时,一声模糊的哀怨充斥了隧道。姗姗来迟十多分钟的东线火车正靠近着他们。詹姆钩住他肩上的褪色的绿色帆布包,在感觉到他昂贵的摄像工具在包里晃动时呻吟了一声。尽管他现在该回到站台赶上他那一班车,但詹姆依旧站在南线的楼梯上,目光再次徘徊在他的纸条上。而内心里的一部分他想要把它撕碎扔掉。自从他贴上去后已经过去几近一年了,把它留在这再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这草率涂写的纸条仅仅是他冲动的懦弱的期望,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沉重的地铁轮子摩擦过抛光过的轨道,叮当作响发出噼啪的声音,引擎爆发出剧烈的响声而刹车声尖锐地鸣起。在火车停下来前几秒,詹姆突然感觉到他的口袋里有东西在震动,并响亮地“叮”了一声。那是他的留言邮箱。摸索着他的短外套,出于习惯地将手机掏了出来。尽管他没办法辨认出这串电话号码,但当他听这那条语音信息时,脸色惨白,眼神空洞。他手机里的声音属于某一位他极其渴望想要找到的人。

 

手机里的声音是布蕾妮的。

 

在火车开始缓慢爬行,发出开闸的震耳欲聋的吱嘎声前,一阵急促的风呼啸过隧道。虽然他无法及时赴约他那在出版社的会议了,但至少詹姆耳边还有着属于他曾深爱过的唯一的女人的声音。

 

詹姆摔下了沉重的帆布包,那包闷闷地发出了玻璃碎裂的声音,他冲上南线站台的楼梯,再次聆听她的语音留言,心仿佛梗在了他的喉中。他之前失去过她一次了….詹姆兰尼斯特是很多种人,但他并不是个傻子。他不会再让布蕾妮第二次从他的手指中溜走了。

 

TBC


评论
热度(32)

© 两法如卿 | Powered by LOFTER